你會否懂得我傷悲?

程綺瑾  (明報 2010-04-09)

過去的兩周裏,香港中文大學一名內地學生自殺的消息很快在大學裏引起連鎖反應。我們這些內地學生頓時成為學校和傳媒關注的焦點。來自各界的噓寒問暖,加量推出的支援和輔導,都令我們心懷感恩。與此同時,或許是筆者多慮,擔憂一些支援舉措只是因應媒體關注而設,流於表面,欠缺針對性和持續性。

幾宗發生於內地生的自殺悲劇,每個學生都有不同的背景、個性,導致其自殺的原因也各不相同,要總結其中共同的危險因子還需要深入的調查研究。而這些危險因子是否適用於其他成千上萬、各具個性的在港內地生,又需要更廣泛的調研。因此建議校方和政府能適當投放資源,支持此類實證調研,從而提供不單是更多量,而且是更到位的支援。

例如筆者曾聽說某些內地同學由於英語和廣東話都不佳而感受到很大壓力,可是大學裏提供的心理輔導都是以這兩種語言服務,很多學生活動更是完全以廣東話開展(甚至有的課程都以廣東話主講)。固然學生可以學習廣東話以適應環境,但是既然香港定位為國際化都市,大學也志在做國際化大學,提供更多英語和其他語種活動是應有之義。此外,也建議大學在招生時嚴格把關學生的英語表達能力。

再如內地生裏的本科生和研究生,生活狀態差別較大,也需區別對待。本科生周圍有很多本地同學,社團活動比較多,也許感受到更多融入本地生活的壓力(正面看亦是動力)。研究生的生活以學術研究為主,參加社團活動較少,生活圈子較窄。導師往往在研究生生活中尤其扮演了關鍵角色。如果與導師溝通不佳(問題可能是雙方面的),大學單純為學生提供心理輔導,卻缺乏靈活、彈性的調換導師機制,終究難以紓解研究生這方面壓力。此處也建議大學招生時,多鼓勵申請者提前與導師有所溝通,幫助彼此做出合適的選擇。

再如大學裏很多資源是等待學生主動求助,而來自內地的一些學生並不習慣主動表達。校園裏的心理輔導宣講或者長時間才一次的聚會,並不一定能夠令他們放下心防,尋求幫助。相比之下,一些同學因為學習或者住宿地點之便,有幸與一些本地老師、學生經常見面,日漸增進了解和信任,感情會較為深厚,給予彼此的支援也更見效力。因此建議大學能為學生提供更多的校內日常會面環境(如增設討論室、活動室等)。

校方多傾聽同學主動說出心聲

最後,筆者也想建議各方在關注內地生的同時,不要顧此失彼。若說適應方面的困難,其他非本地學生同樣面對。若說學業和就業的壓力,更是所有學生,包括本地生、內地高校的內地生,都要面對的。這些問題都需要我們及早應對,更應該從系統手,本預防的態度去應對,莫要等到再有悲劇發生或者媒體關注才去做「消防員」。

一首流行歌曲曾唱道: 「如果你不曾心碎,你不會懂得我傷悲。」可是我們學社工的也知道,同理心和誠懇的傾聽,是可以幫我懂得你傷悲。

盼望此文能起到拋磚引玉的作用,鼓勵校方多傾聽學生意見,也鼓勵更多同學主動說出自己的心聲和需求,為了我們都不再傷悲。

作者是香港內地學生、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博士候選人


Add New Comment

Current day month ye@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