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把身軀帶走 傷痛卻留了下來

自殺者家屬何去何從?

「嗨,你女兒最近可好?」

「她死了。」

親友得花上好幾秒鎮靜心情,察見江女士一臉憔悴,才意識到此句並非戲言,她家裡發生了不幸。

「噢……是病死的嗎?」

他們總是意圖作出最「合乎常理」的推測,一時間嘴裡也吐不出甚麼適當的話,場面極度尷尬。

「嗯,是是。」

江女士就這樣敷衍過去了,她無法坦白告訴親友女兒已墮樓身亡的事實,這樣答只是不想別人多問,自己不想面對。

你能理解自殺者家屬的心情嗎?

朋友的女兒都畢業了、結婚了,我的呢,沒有了。

人到中年,突然失去自己一手撫育成人的女兒,眼見別人的女兒一個個走進人生另一階段,份外傷感、悽然。

事發兩年多,她仍然每天想起她。

最初,她會用電腦把對女兒的懷念和心裡的難過打出來,可是這些信都不曾寄出,沒有目的地。

那段日子,只感頭腦混亂,脾氣暴躁,心頭充滿怨憤:「為何會這樣?為甚麼要帶走我的女兒?老天爺你在愚弄我麼?……」

見了精神科醫生,但不想入院治療,醫生就開了藥。吃了藥,情緒穩定一點,整天昏昏欲睡,睡覺就舒服一些,但還是時時刻刻想起她。

這就是江女士的真實經歷,你明白她的困擾嗎?


關心,希望-幫助自殺者家屬渡過哀傷


Add New Comment

Current day month ye@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