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剖析研究 (Psychological Autopsy)

黃蔚澄博士

“Dying is the one thing — perhaps the only thing — in life that you don’t have to do. Stick around long enough and it will be done for you.”

心理剖析(psychological autopsy)是一種深入,但既費時又昂貴的研究自殺方法。發明這方法的學者正是被稱為「美國自殺學之父」的史耐文(Edwin Shneidman)。2009年五月中,這位90歲的臨床心理學家於洛杉磯去世。他最有名的一句話是「生命中你惟一不用做的一件事就是死亡,只要堅持到底,它一定會發生。」

1949年,年輕的史耐文在一家醫院實習,導師給了他一個任務:給兩位自殺的退役老兵的遺孀寫慰問信。他來到洛杉磯的驗屍辦公室,查閱兩位老兵的檔案,在那裡他也看到了洛城所有自殺者的檔案,當中包括幾百份遺書。以前他從未接觸過遺書,但職業本能告訴他,要深入了解自殺者,就不能只直接閱讀這些東西。他相信遺書的內容只能反映自殺者死前短暫的心理狀況,要了解自殺複雜的成因,必須從死者的生活背景出發,分析其個人歷史。所以,訪問死者親友便成為了心理剖析最重要的部份。

第一代的心理剖析主要調查自殺者的背景和歷史,這研究對防止自殺最大的貢獻,就是證明了自殺與精神病關係密切。最有名的心理剖析便是瑪麗蓮夢露(Marilyn Monroe) 之死。1962年她服用過量安眠藥死亡之後,史耐文負責對其進行心理剖析──她曾兩次自殺不遂,在事業成功後卻極度抑鬱,這一結論轟動全美。不過,如所有的描繪研究(descriptive study)方法一樣,它的弊端就是欠缺了對照比較。簡單來說,縱使自殺者大多是精神問題,此研究方法不能證明自殺者的精神問題比其他人嚴重。

第二代心理剖析開始包括研究對照組。要選擇適當的對照組,取決於研究問題(research question)及其含意(implication),例如:要證明自殺者的精神問題比普通人士嚴重,對照組就以普通人為主;假若要了解金融海嘯與自殺的關係,最好的對照組應是同樣受金融海嘯影響而自殺的人士。

雖然心理剖析對自殺學影響深遠,但大部份研究倫理委員會(Institution Review Board)均擔心此方法會為親友帶來不必要的負面影響。因此,研究人員往往需要花不少唇舌,說服委員會批准此類研究。

筆者曾訪問參與心理剖析的親友,對此種研究的體驗,九成以上的親友認為,此研究對他們的喪親過程,有正面和減壓的作用,參與心理剖析能為防止自殺作出貢獻,也叫他們感到安慰。筆者在此感謝曾參與自殺研究的朋友,沒有你們的貢獻,香港防止自殺工作,必定更加舉步維艱。

黃蔚澄博士,註冊臨床心理學家,現為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助理教授,曾參與本地首項關注自殺者家屬身心健康的實證研究,並著書《留給最愛的說話 — 自殺者家屬未忘書》


Add New Comment

Current day month ye@r *